a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访谈

凌晨枪战只隔几十米;巧扮“送货”司机打入毒贩内部……:记一名缉毒战线上的“老司机”

 • 2020-07-06  来源:中国禁毒微信  E 34 G 34

他中等身材,相貌普通,一看就是边境一线的本地人。每次作为司机送“货”,很少有人怀疑他。但其实,他是一名从警30年,有24年都在缉毒战线的老警察。血与火的战斗里,云南省临沧市公安局临翔分局禁毒大队的缉毒警察普红冰,从未放弃过让毒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希望。


1594022947.jpg

今年6月,普红冰在清查物流寄递行业,严查通过快递邮寄毒品等情况。受访者供图


要把禁毒干出声响来!



普红冰在临沧农垦系统的勐底农场里长大,从小就看着民兵们擦枪打靶,也因此,他对军人、警察这样有资格挎枪的职业有一种天然的崇拜。

 

长大后,普红冰如愿考入楚雄人民警察学校,毕业分配到位于中缅边境的镇康县公安局工作,在刑侦大队干了6年。寻找线索、走访群众,6年里,普红冰走遍了镇康县的村村寨寨,熟悉了中缅边境的上百条小道便道。

 

在此期间,普红冰也破获过一些毒品案。他的经验是:在山路上遇到的背包客,如果穿着专门走山路的高筒解放鞋,神情紧张,十有八九是毒贩。

 

记得有一次,他看过了一起杀人案现场后,回局里琢磨了几天还是没头绪,就和同事再次去往现场。回来路上走累了,大家就坐在凤尾竹下歇息。正在此时,背后走来两个人,背着军用双肩包,形迹十分可疑。普红冰和同事上前一说自己是公安局的,两人神情更紧张了。“我们马上哗啦一下把两个人包围了,最后从他们背包里搜出十多公斤海洛因。”

 

1996年,领导让普红冰到临沧去当禁毒大队的副大队长。他带着使命感去了,“我当时心想,一定要把禁毒干出点声响来!”


1594022919.jpg

今年2月,普红冰在疫情防控中,参与堵卡查缉。 

 

最高兴的是战友平安



这一干,就是20多年。这20多年里,普红冰数不清破了多少起案件,有过多少惊心动魄的时刻,在血与火的洗礼中,他成长成为一名出色的缉毒警察。

 

1998年9月17日晚,刚办完一起案子回来的普红冰接到线索:有4名武装贩毒人员将从缅甸经镇康县入境,再过永德县进入保山地区。这是一条毒贩们认为比较隐蔽的常用路线,对全县边境小道便道极为熟悉的普红冰,精心研究后选好了伏击点。18日晚上,普红冰带人赶到伏击点并形成了半圆形的包围圈,“抓捕不能形成闭合圆,否则容易伤到自己人。”

 

因为是阴天,这晚并没有月亮,山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普红冰和战友们忍受着蚊虫的叮咬,在山路旁埋伏了3个多小时。19日凌晨2点多,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,普红冰立即打开手电,大声喝道:“什么人!”对方立即跳下路面准备逃跑,普红冰和战友们大喊“我们是公安局的!立即接受检查!”迎来的却是一阵枪声。大家借着夜色分散开射击,此时双方距离仅仅几十米,却看不清人,只能看见开枪的火光。为了安全,普红冰让战友们往后撤到一堆石头后,他则在原地匍匐还击。一阵激战后,子弹不多了,大家就用石头砸……等天亮清理战场时,发现有2名毒贩被击毙,1名毒贩被石头砸昏。

 


这一战共缴获19公斤毒品海洛因和一支美制军用手枪、子弹20发,但最让普红冰高兴的是战友们都平平安安地回来了。

 

“有很多这样危险的时候,但我从没有后怕过。因为警察有一种天然的正气,不会惧怕罪犯。”普红冰回忆,当天回家自己还跟妻子开玩笑:“你昨晚睡觉有没有梦见什么?”妻子说没有,自己说:“昨晚上你老公好危险的,差点就交待了!”

 

在人们看来,缉毒是充满着危险和刺激的,但也有让普红冰哭笑不得的时刻。那是2005年的一天,普红冰带着一名民警外出办事时,路上接到群众举报,说有两个可疑的人背着包上山,怀疑是运毒的。他们来不及做任何准备就赶了过去。

 

发现人以后,普红冰“请接受检查”的话刚出口,对方就试图逃跑。一高一矮两个嫌疑人,个子不高的普红冰对上了那个人高马大的。当天下着大雨,山路上全是烂泥,搏斗中两个人在路上滑出了20多米,身上也都全是泥。因为实在太滑了,普红冰很难控制住对方,拼尽全力扭打了十多分钟后,两人都累得不行:“有时候我把他压在身下,两个人就都趁机休息一下,他有了点力气,又试图挣起来。”因为没带手铐,他把嫌疑人的皮带抽出来想要将其捆住……这样数不清反复了多少个回合。

 

等战友们赶到支援的时候,现场的画面让他们忍不住笑了:嫌疑人的裤子在挣扎中掉了!普红冰也觉得好笑:“那次印象太深刻了,因为实在太累了!”


1594022887.jpg

今年2月,普红冰在疫情防控中,参与堵卡查缉。

 

经验丰富的送货“老司机”



比起刑侦在案发后被动破案,缉毒更多需要的是主动寻找线索。干了20多年缉毒,普红冰曾多次打入敌人内部,机智大胆地与毒贩周旋。

 

2017年6月,普红冰得知境外毒贩想找一名司机帮忙带“货”到成都,就设法搭上了线。之后,毒贩多次派人到南伞镇“考察”他,今天吃吃饭看看人,明天让他开车到边境转转,后天要他提供身份证复印件……普红冰摆出一副“老司机”的模样,胸有成竹地告诉对方:“我可不是一次两次了,早就给人家带过‘货’的!”

 

两周后,对方打电话让他去曾经开车看过的一片甘蔗地旁“接货”。战友们不能离得太近,只能在一两公里外待命,普红冰则带着自己的“马仔”去了。他在对方面前显得坦荡又神秘:“蛇有蛇道,鼠有鼠路。我是要长期做你们生意的,你别问我走哪条路去,货我给你送到就行!”

 

等8月初到了成都,狡猾的接货人与普红冰就如何交接谈了几个回合,都没能达成协议。“他们要求把车和钥匙放在指定地点,这对我们事先埋伏不利,我拒绝了。”

 

磨了几天,对方一直不敢接货,甚至怀疑普红冰被警方盯上了,要求把车、货及一个人留在成都,普红冰和另一个人乘飞机回云南。普红冰等人赶回南伞与境外毒贩见面后,接货人才终于放了心。此后,双方总算就交接方式达成了一致:在普红冰指定的地点,对方按自己的方式取货。当夜里对方到指定的酒店停车场取货时,警察们犹如神兵天降,一举将其抓获,并当场查获了70公斤海洛因。

 

“干缉毒,就意味着奉献。”普红冰的一年和普通人一样,有365天,不同的是,他最多时有250多天都在出差,几乎无暇照顾家人。2015年,女儿考上大学,普红冰专门请了公休假和妻子一起送女儿去学校。满满的欢喜在火车上瞬间冷却:他遇到了一个自己亲手抓过的人!而且这个人也认出了他!为了保护家人,他只好装作不认识妻子和女儿,坐到了车厢的其他地方。

 

干了多年缉毒,普红冰深知禁毒形势严峻:毒品种类越来越多,化学合成毒品层出不穷;毒贩手段“花样翻新”,手机遥控、网络招募;缴获的毒品与年俱增……对此,缉毒队伍里也有同志产生了一些悲观的想法。普红冰却认为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:“也许我们这代人消灭不了毒品,但总有一代人可以彻底消灭它!”


标签:

联系电话:+86-371-65882906 新闻热线:+86-371-65882906 

河南禁毒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豫ICP备16018025号-1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HNSJDZ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